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昆明旅游 > 昆明旅游攻略 > 神秘别样美丽寂寞昆明特色小吃

神秘别样美丽寂寞昆明特色小吃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1-01-14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418

过桥米线

过桥米线由三部门组成:一是汤,二是切成薄片的各类嫩肉,三是米线和时鲜蔬菜。吃时将各类生、熟肉片依次放入油汤碗内,用筷子轻轻搅动避免粘连在一路,待鲜肉片已发白成熟即可捞出蘸佐料下酒食用。此时油汤碗内当即放入各类蔬菜、豆腐皮、米线。撒上葱花、芫荽即可食用,亦可肉片烫熟后即将蔬菜、米线放入烫熟配合食用。

因为过桥米线汤一般都在80摄氏度以上,汤上桌后,切记不要急于品尝,否则会烫伤嘴唇、舌尖。这是一道饭菜合一、自烹自调而食的处所特色小吃,进餐者可按照自己的口胃的各类动物性原料经由烫制成熟,并将半成熟状况的蔬菜、米线等入汤升温使其完全成熟。“自调”就是在餐桌年夜将精盐、味精、胡椒粉、辣椒油、葱花、芫荽末调入汤内,达到进餐者理想的口胃要求。因为各类肉片是操作鲜汤烫熟,异常鲜美滋嫩可口,老小南北皆宜。汤水宽厚,油重,米线滑润,久吃不厌。

汽锅鸡

汽锅鸡早在清代乾隆年间,就在滇南地域平易近间传布。建水县盛产陶器,有一类别致的土陶蒸锅,称为汽锅。

汽锅鸡做法怪异,吃起来鸡肉嫩喷香、汤汁鲜甜,是一道美名越传越远的云南名菜,深受中外食客的赞誉。

插手“三七”、天麻、虫草等珍贵药材烹饪,便成为“三七”汽锅鸡、天麻汽锅鸡、虫草汽锅鸡,为云南具有怪异风味的滋补名菜。

三道茶

三道茶是云南年夜理白族招待嘉宾的一种怪异的吃茶品茗体例。它的传统泡制体例是:先将优质绿茶放入砂罐用火焙烤,待茶叶烤黄发出喷香味后,冲入少量滚水,等泡沫消逝踪后,用火煨片霎,当茶水呈琥珀色时,倒入茶壶,由盛装的白族姑娘双手碰杯齐眉,敬献给客人饮用。此第一道茶谓之头道苦茶,此喻人心理当吃苦耐劳方能有所作为。随后在砂罐中注入滚水,加上白糖、核桃仁、芝麻面等,煮后饮用,称为二道茶,象征生涯理当先苦后甜才有意义。第三道茶要在茶水中放入烘喷香的乳扇和红糖、蜂蜜、木樨、米花、花椒等物,饮时感受口颊喷香甜而又略带辛辣,使人精神爽然,此即寄意事业开拓成功令人回味无限的第三道茶———回味茶。三道茶的泡制和饮用过程布满了喜迎嘉宾的兴致和激情亲热的激情,寄寓了丰硕的人生哲理,主宾相敬,细细品味,令人心旷神怡。

云南春卷

云南春卷是一个斗劲普及的公共小吃。全国各地皆有分歧的春卷建造体例和口胃特点。云南春卷是云南人平易近在持久的饮食实践中,总结和立异出来的一个品种,有别于我国其它地域的春卷口胃,凸起了云南处所特色。

云南春卷的馅料调制邃密,选料讲究而刀蠛细腻,统一要切成如末巨细的丁。皮坯摊制要薄,炸好后要酥、喷香、脆,光华要求金黄平均。口感外脆内嫩,微有卤汁,咸甜适中,鲜喷香可口。

紫米八宝饭

紫米也称“紫糯米”、“接骨糯”。仅产于云南思茅西双版纳地域。因颗粒长、色紫红,做成饭粥后色更鲜艳,故名。平易近间喜在年节喜庆时做成八宝饭食用。味喷香微甜,粘而不腻,补血益气,暖脾胃,顺应于胃寒痛,消渴,夜多小便等症,以之配草药可治跌打刀伤。

紫米有非凡芬芳,色紫红,制成八宝饭后软糯可口,油而不腻,加上各类调辅料形成可贵的复合甘旨。八宝饭可当平易近间小吃,也可作为甜菜设计在各式筵席中。

丽江粑粑

丽江粑粑首要原料为当地精麦面、火腿、化油等。用光华金黄,味分甜咸二种。吃起来酥脆可口,喷香味透心。丽江粑粑做熟后放几天都不会变质变味,人们可将其作旅途上的干粮,还可带给外埠亲友品尝。丽江粑粑是外埠人学不去的“专利”因只能用丽江的水和麦面,才能做出这个味道。

相关旅游攻略

去云南旅游要多少钱

 去云南旅游要多少钱 去云南旅游要多少钱作者:昆明国旅-小颜    文章来源:http://www.yncits08.com    点击数:0    更新时间:2013-4-27    文章属性:          ★★★                         云南是个美丽而又充满神秘色彩的地方,昆明四季如春,大理、丽江环境优雅,香格里拉漫山遍野的鲜花,每年四季不同的景色都吸引了国内外无
      阅读全文»

东村野温泉

 东村野温泉线路:昆明至东村公路63km,东村至野温泉7km公路。昆明黄土坡至普吉岔路口右行向沙朗方向行进大概2个半小时到东村c、骑单车去的建议直接到A点,然后将单车停在那里的农家,然后徒步山路下去。因为到了E点即使碰到江水浅,推单车过去也是很危险的。 特别建议:a、东村是个集镇,有超市和菜市场,基本吃的都有,因此可以到了东村再卖食品;b、温泉坑边有两家人经营买卖,有烧烤和饭吃,如果不嫌贵的话,可
      阅读全文»

散记昆明话

來到昆明。 一年了,研究生複試的時候欣喜又忐忑的前往昆明,是去年的四月十六。 初到昆明那晚, 夜裡十二點的飛機。 走出機場大門, 不知道是因為潛意識里知道這是個春城花城, 所以撲面而來的是裹挾著一股彌合了花香和春味的愜意溫柔的祖國邊陲的風。 昆明的夜色不濃重。 “伸手不見五指”在昆明的夜裡完全沒有用武之地。 在機場行行列列交錯的街燈下, 我疲憊又澎湃的身影或長或短的投在堅實的水泥地
      阅读全文»